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深藏的罪恶 第一百六十一章 构想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18 00:00:45   


    早晨,连羽和薛进正在睡梦中,突然听到有人敲门。

    由于两人昨天折腾到半夜,所以十分困倦,下意识里知道那是门声,但反应慢了半拍,根本没有及时睁开眼睛。

    护士打了招呼,跟往常一样,推门走了进来。

    「啊……」

    她手中的托盘里放了今日早点,手一抖,差点将其打翻。

    病床窄小,两人睡在一起有些挤,男人将女孩圈在怀中,大半个腰部露在外面,使得护士惊的心口一跳。

    她本想大声喊叫,但很快闭了嘴巴。

    这男人发型和身段有些熟悉,好像是经常来看女孩的──上次连俊还叫她,注意对方的动态。

    薛进被吵醒,有些不耐,迅速睁开眼睛。

    混沌中,很快理清了思路,这时女孩有了动静,飞快将被子拉了过来盖住自己,这是她下意识的防卫动作。

    薛进很想去抓,但还是晚了一步,几乎所有遮蔽物被对方收入怀中。

    男人发出一丝呻吟,几乎从床上跳起来,耳边传来护士抽气声:男人个子很高,身材标准,皮肉也十分紧实,但这都不是重点。

    薛进的双腿交叉,腿间那一对鹅蛋大小的睾丸,非常性感。

    「你看够了吗?」

    男人抓住被子的一角用来遮羞,回过头来,阴森森的问道护士,对方双眼圆睁,一直盯着自己下面,想来看得十分得趣。

    听到男人问话,护士顿时面红耳赤。

    「我,我是来给病人送早餐的……」

    她半抬着头,不敢与薛进直视,支支吾吾的解释道。

    护士说着,将餐盘放在地上,转身要走。

    「站住!」

    薛进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    护士心跳加速,脑子里被色情塞满,此时浑身无力,想要抚摸自己的小心肝安慰一下都做不到。

    试想一下,清晨看到一个身材养眼的裸男,哪个女人不激动?

    「去食堂再打一份来。」

    薛进是个男人,以前经常泡妞,虽然有些尴尬,但也不至于方寸大乱。

    护士点头如蒜,灰溜溜的逃走。

    薛进见她出去,重新躺下,扯了扯被子,发现松开不少,方才自己可是怎么拉,只得到一小角的待遇。

    男人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  「小羽,你这是干嘛,你男人刚才被人看光了。」

    薛进十分不满。

    连羽没吱声,将头埋得更低。

    薛进来的时候,她正想着要休息,没想到对方发情,在床上滚了一回,也许累极了,居然两人都忘记锁门。

    这下可好,以后还怎么见护士姐姐?

    自己青天白日,跟一个叔叔躺在被窝里,光裸着被她看见了,会不会歧视自己,到处乱说呢?

    越想越难受,连羽身体紧绷,被惶恐情绪笼罩。

    薛进将被子重新盖好,伸手揽住她的腰身,立时发觉异样,不禁微微皱起眉,他想将女孩翻过来,但对方十分不配合。

    男人身体强壮,费了翻工夫,终于跟连羽面对面。

    对方秀发凌乱,闭着眼睛,睫毛一抖一抖,好似随时都要睁开眼睛,却迟迟不肯面对光明。

    更确切的说,是面对薛进。

    男人觉得她既可怜又可爱,低头在她的前额吻了一下。

    「你在怕什么?很快我们就会离开这里,到时候谁还会记得笑话你,杞人忧天的小东西!」

    薛进摸着女孩的发丝,只觉得千绦万缕纠缠在心底。

    女孩迅速睁开眼睛,十分不解的望着他。

    「去哪?」

    当初哥哥想要他回陈林那里,她没答应,薛进又打什么主意?

    「这个你先别管,我安排好后,会跟你说。」

    薛进扯起嘴角,露出神秘一笑,但看在连羽眼中,十分不安。

    她总觉得有事要发生。

    吃了早饭,薛进去上班,临走时不忘叮嘱连羽多睡会儿。

    男人开着车来到办公室,跟他打招呼的人很多,但每个人都察觉出今天的厅长跟以往有些不同。

    薛进见谁都带了几分笑意,显得分外和气。

    下午二,三点,薛进提前下班,很快回到家。

    他用钥匙打开家门,里面空荡荡,毫无人烟,但好在大厅宽敞,阳光直射进来,暖洋洋的照着室内一切。

    薛进脱了外套,径直走进卧室。

    他看了看大床,似乎没有睡过的痕迹──昨天他自己中了招,要连羽来纾解,为了避免打扰,所以将手机关掉。

    到办公室打开时,短信通知他好几通未接来电:几乎都是白思思的。

    薛进知道昨天他彻夜未归,女人肯定着急,但那关他什么事,很快他和她就是没有太大关系的陌路人。

    床上放了两只枕头,紧紧挨在一起,此时在薛进看来十分刺眼。

    男人回过头来,从床底下翻出一只皮箱:样式不太新潮,但容量很大,薛进打开箱子,检查了一番。

    里面没什么东西,也没有破损,对此十分满意。

    他打开衣柜,先从小物件收拾:内衣,内裤,领带,袜子,几块手表和领带夹取出,另外放置,而后便是衣服和裤子。

    男人的西装和西裤都是干洗,整齐的挂在一侧。

    薛进粗略估算,他的西服没有三十套,二十套起码是有的,这还不算休闲和十分正式的制服。

    男人不仅抚额,穿的时候不闲多,收拾起来就麻烦。

    薛进舔了舔嘴角,将衬衫袖子高高挽起,动起手来,认真仔细地将西裤折叠的菱角分明;西服则稍微简单,做了几次后,得心应手。

    待他将最后一件衣服叠好,放入箱子中时,突然听到开门声。

    薛进精神一震,给整理箱上了锁,而后开门走了出去:保姆手里提着装满食材的篮子,看到男主人也很吃惊。

    「薛先生您回来的这么早啊?」

    保姆阿姨下意识的拍了拍胸口,笑眯眯的打着招呼。

    薛进点点头,随意客气道:「你去买菜了?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你,照顾我儿子。」

    对方十分受宠若惊。

    「哪里,您说的哪里话,都是我应该做的。」

    阿姨换好了拖鞋,见对方无意多做交谈,连忙向厨房走去。

    薛进见不是白思思,着实放松不少。

    如果女人看到自己在做什么,那么很可能要大吵大闹,自己走的也不痛快,男人见保姆要做饭,也无意多瞧,复又走回卧室。

    薛进打开后备箱,将箱子放入,而后锁好。

    他拍了拍手,走回到车门处,但并不急于发动汽车,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,给自己点上。

    男人深吸一口,悠悠吐出几个烟圈,有大有小,慢慢被周围空气吞没。

    薛进透过弥散开来的白雾,抬头看着家所在的位置,一时间颇有感概:毕竟住了那么多年,多少有些感情。

    当要离别时,薛进想到的不是白思思的坏,更多的是她的好。

    女人刁蛮任性了点,但长的漂亮,虽说放荡,但也是自己放纵宠溺的结果:他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,来支撑自己的事业。

    她在外面玩归玩,但对自己有感情,薛进知道。

    可无论如何,薛进十分清楚,她不是自己所要的那种类型,只是背后的权势吸引人,他给她做了那么多年二十四孝老公,也该知足了。

    薛进一根烟没抽完,愤愤扔掉,随即上车。

    男人现在能去哪?酒店吗?不,薛进有一个很好的去处,那里充满了美好回忆,这就是──豪园。

    很多天没有人住,进门后空气有些污浊。

    薛进连忙将所有窗户都打开,一时间空气变得清新,男人四周看了看,扯起嘴角,只有这里才有家的感觉。

    薛进将箱子放在衣柜前,打开后发现里面有几件自己换洗衣服,抿嘴一笑。

    他想要换个大衣柜,因为不久之后,这里不仅会挂满自己的衣物,还有连羽的,再来还要准备个小衣柜。

    不对,还要准备婴儿房。

    虽然还有半年之久,连羽肚子里的宝贝,才能出生,但必须提前做好准备,原本进门时,还觉得十分满意的房子,此时充满了瑕疵。

    空间不够大,位置也一般,应该在别墅区,买栋房子才对。

    可自己是政府官员,不查还好,如果被有心人从中作梗,那么会是个不大不小的把柄,但这一切都难不倒薛进。

    男人拿出手机,给丁步打了电话。

    薛进现在是建设厅的厅长,要套房子太过容易,你要知道开放商几乎在排着队,等着见他的人。

    但薛进办事向来稳健,他别人信不过,丁步完全没问题。

    对方听说他要买别墅,一时间精神振奋,说是前几天有客户没钱结账,抵押过来一套,面积大概三百六十平。

    薛进问了地理位置,丁步据实以告。

    男人觉得还不错,于是相约好时间,准备去看房子:既然是公司名下的产业,那么自然不用再买。

    薛进想住多久就多久,而且也不会有什么把柄──虽说是自己和丁步合开的公司,但法人代表不是他,如果纪检部门查下来,也搞不到他头上。

    哥们的公司,我借住的,你能奈我何?
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